亳州头条

春风中的朱光庭

◎杨本科

光绪版《亳州志·职官志》中仅记载郭廷谓“再知亳州”,这个是有问题的,在历史上至少还有两位官员两度出任亳州知州。一位是朱之琏,现在亳州花西楼的东侧,有亳州人为感谢朱之琏施行德政而修建的生祠——朱公书院。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宋代理学家朱光庭也曾两度出任亳州知州,亳州人也给他建了一座生祠。

朱光庭的祖父朱文郁曾官至工部尚书,好推究利害根本,为人正直。朱光庭的父亲朱景,体恤民情,体察民意。汝州到叶县之间的古道远而难走,很多囚犯在路上被押送的官兵虐待而亡,他到任汝州知州以后,这种境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任寿州知州时,他开仓赈灾,救活数万民众。临死之前,他还让朱光庭代书,说最近天有异象,陛下应当斋居反省,让大臣四处寻访,看看有什么可以弥补的地方。几百字的遗言,没有一处为自己或者家人求取恩赐。朝廷深为感动,录用其子为官,但朱光庭谢辞了这种恩荫,最后自己考中功名。

在这种清正家风的影响下,朱光庭十分耿直。今人看来各种自然现象本来很正常,古人却常常借天有异象来讽刺朝政。有一年初春,天气异常寒冷。朝廷下诏,打算在宫廷后苑大宴群臣,钓鱼赏花。朱光庭认为此举可能会遭到天谴,不可行。当年夏天又出现日食,朱光庭再次上疏论修德应变,指责朝廷。河北之地发生饥荒,他奉命前去巡视,打开官仓赈济灾民,朝廷中有人认为他此举消耗了先帝留下来的兵饷。再加上他卷入了“蜀洛朔党争”,因此朝廷十分恼火,朱光庭见事不好,求补集贤殿修撰以自保,不久后被贬出任亳州知州。这是他第一次出任亳州知州。

朱光庭刚到亳州,亳州就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饥荒,在赈灾方面,朱光庭既有父辈留下来的经验,又有河北赈灾的积累。他采取了和他父亲同样的举措,开仓赈济,量口供给,尽管大灾五个月,但老百姓面无菜色。亳州人深感其德,为之立祠纪念,朝廷再调他回京任给事中。

元祐七年,刘挚与吕大防发生矛盾,被罢相,罢相麻制(注:唐宋时期委任宰执大臣的诏命。因写在白麻纸上,故称。)被同情刘挚的给事中朱光庭封还,朱光庭认为麻制上没有说明刘挚过错,“挚有功大臣,不当无名而去。言者若指臣为朋党,愿被斥逐不辞。”此举引来反对派的攻击,御史中丞郑雍说:“朱光庭朋党,乞正其罪。”殿中侍御史杨畏又言:“(刘)挚多朋党,必相救援。愿一切勿听。”随后,“朱光庭罢给事中,知亳州”。宰相吕大防“尝召光庭谕旨,光庭不至”。朱光庭虽然遵旨往亳州赴任,却拒绝面领谕旨,不禁令人替他捏一把汗。这是他第二次出任亳州知州。

朱光庭和宋代大理学家程颢是儿女亲家,过从甚密,他到汝阳去拜访程颢,回去对人说:“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个月。”后来这个典故衍生出一个成语,那就是现在当我们形容同品德高尚且有学识的人相处并受到熏陶的时候,常常会使用的一个成语——如坐春风。

精彩推荐

  • 中秋慰问情暖夕阳红
  • 我市临时救助标准提高 符合条件可网
  • 中秋假期 我市多云
  • 手工月饼还是旧时味道
  • 小村人居环境改造接地气
  • 栽下猕猴桃 收获幸福果
  • 手工月饼还是旧时

  • 栽下猕猴桃 收获

  • 赵永霞:好儿媳照

  • 外卖好订 发票难

  • 闯灯越线还逆行

  • 民宿悄然现身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