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卞律和尚墓

○张超凡 搜集整理

故事要先从西关吊桥说起。

西关吊桥是亳州西关的重要地标,问道指路,都会以“吊桥”为坐标。“吊桥”其实并不是真吊桥。2009年以前,是一座小石桥,单拱,麻石铺面,北连柴家沟,南接“万人坑”,考古者考察后判断,系元代修建的石桥。石桥为何起名吊桥?其实与“城防”有关。

亳州古城被证明淹没在地下,现存的老城规模是元蒙哥八年驻亳州大将军、大将张柔,带领山前八军,筑栅阻水,隔束涡河,使河水东下后,重新修筑的城郭。经明清两代数百年经营,复又繁荣。1958年前后扒城墙那会儿,南边现在的利辛路、西边现在的涡阳路、东边现在的蒙城路以及北边的和平路,四条路围起来,就是老城池。城墙外就是所谓的“廓”了。

现涡阳路西当年的西城墙外,是护城河,南端宽阔,有个几十丈宽的大坑,称为“海子”。海子边杂树丛生,野生动物在外墙挖洞栖居,人称“黑猫洞”(原气象站家属院那块儿)。大坑边沿宽展,历代处决人犯,甚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处决人犯,都在那里,不知杀人凡几,故称“万人坑”。万人坑北头骤然变窄,收束成几丈宽的护城河。

西城门夜间是关闭的,用滑车拉动厚重木板做成的木板桥,战争期间,白天放下来,打开城门供人车通行。晚间滑车转动,把木桥收起来,吊在空中,这就是“吊桥”。既然西关石桥修自元代,想必之前的唐宋诸朝,西城门那个地方,都是“吊桥”,以至于修了石桥之后,老百姓仍然口口相传——称那里为西关吊桥。可见,文化传承的力量何其巨大而耐得风雨沧桑。

西关吊桥——元代石桥在2010年左右被拆除,修建了西关新桥。

从西关吊桥往北走,大约200米,柴家沟南段西岸十米处,坐落着1962年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卞律和尚墓。

卞律和尚在佛教界籍籍无名,名僧录上找不到记录,之所以留下墓园且作古迹,是因为和唐朝黄巢造反的故事有关。

亳州一带,民间有一首歌谣单道黄巢造反:

家住曹州并曹县,

姓黄名巢字聚天。

甲子年间开科选,

黄巢进京去求官。

三篇文章作得好,

试官点他做状元。

曲江宴上游宫院,

宫娥彩女笑连天。

唐王恶他容貌丑,

斩了试官贬状元。

斩了试官不要紧,

贬了状元启祸端。

丛林寺中造了反,

一杆大旗反长安……

传说黄巢的相貌丑陋,四个鼻孔朝天,巨齿獠牙出唇。中了状元,唐朝重士,例由正宫娘娘为新科状元插戴帽角金花。娘娘插花一毕,黄巢磕头谢恩,一抬头,娘娘只瞥一眼,以为见了妖怪,吓得尖叫一声,昏厥过去。唐王爱妻心切,认为试官作弊,录用有损大唐体面之人,一怒之下,斩了试官,贬了状元。

黄巢本是文武双全之人,胸怀大志,但相貌是父母所赐,不由后天人力。见皇帝以貌取人,昏庸如此,当即立下推翻朝廷的誓愿。他联络三山五岳好汉,密谋造反。为躲避朝廷耳目,他来到亳州,住在“方外之交”的好友卞律和尚庙中。

卞律和尚是亳州丛林寺的方丈。丛林寺很大,坐落在城南十里高桥。穿过山殿门,拐过大雄宝殿,后院藏经阁东跨院里,有一座暗楼,黄巢就住在暗楼中,白天习武读书,晚上联络志士,他把天下各地的贪官、污吏、恶霸、败类、逆子、恶僧恶道搜集成册,一共八百万,决定举起义旗,杀尽天下恶人,再造朗朗乾坤。

卞律和尚也有很高的修行,知道天地循环之理,暗中襄助黄巢。这天,他发现大雄宝殿佛前的长明灯油缸里的油,突然干了,这盏长明灯可容四十八斤香油,常年不灭。卞律很奇怪,命人加满,天明又干了——如是者三晚,卞律决定夜里不睡,拿个蒲团坐在佛前守护。

半夜子时,灯光忽暗。只见一个大个子站在灯前,用手蘸了香油,往头上抹。卞律打个稽首问:“施主,你这是为何?“大个子说:“老方丈啊,不瞒你说,我是后院里的千年石佛,在寺院里修行了许多年了。近日‘后土星君’住在寺里,他要杀人八百万,这几天,夜夜在我头上磨刀,你看,我头上被磨出了一道大口子,只能偷偷用灯油涂抹疗伤,你可不要怪罪守夜的和尚。”

卞律吃惊地问:“后土星君,是黄居士吗?他磨的是什么刀,居然能伤到石佛?”

大个子说:“他磨的是‘斩恶刀’,锋利无敌。他还造了一个册子,八百万人,劫数啊——在劫难逃,不瞒方丈,你也在劫!”话音一落,石佛一阵风不见了。

天明,卞律和尚给黄巢送去寺中素斋,嘘寒问暖,连说照顾不周,多多担待,话语谦恭。黄巢不好意思起来,双手抱拳说:“老方丈,在您寺里叨扰数月,多蒙照顾,我明日就要起事,午时,我要和弟兄们祭刀起誓,需要宰杀一物,到时遇见啥宰啥,请您关照庙中和尚,提前避一避时辰吧。”

卞律答应了,让监院僧通报下去,全寺明日闭寺,各在僧房闭门念经,不准出门。

第二天,到了巳时,卞律和尚想起了石佛的话,自己也有一劫,躲在哪里呢?藏在方丈屋里,也怕不保险,一抬头,见院中有一棵大槐树,一搂多粗,根部有个大洞,正好能钻进一个人。心想,干脆躲到槐树里去吧。一低头就钻了进去。

到了午时,寺里鸣钟为号,四面八方的豪杰都向丛林寺涌来。黄巢提着一口鬼头大刀,准备以方丈卞律和尚斩牲祭刀的,念在几个月在寺里吃喝叨扰,很受照顾,昨日又软语暗求,虽然造了名册,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已经让他躲了起来。午时已到,杀什么呢?一眼看见院中的大槐树——就用槐树祭刀吧!单手挥出,手起刀落,“咔嚓”一声,槐树被从中一刀斩断,树身倒地。不想,“咕噜”一声,随树干滚出一个人头来——正是卞律和尚首级!

黄巢叹口气,你躲哪儿不好,单单躲到树里干啥呢?可见天意难违。命人厚葬了卞律和尚,立了一块碑记:卞律和尚墓。  讲述:叶秀岭 刘瑞成、杨秋鹏等

精彩推荐

  • 女子出走欲轻生 民警河边找回
  • 周末天气转为多云
  • 作家畅谈中篇小说创作的从容与激情
  • 张西军获3月份全省“月评十佳”典型
  • 老子故里春正浓
  • 果蔬套种,五月摘瓜六月采椒
  • 女子出走欲轻生

  • 作家畅谈中篇小说

  • 老子故里春正浓

  • 果蔬套种,五月摘

  • 收缴仿真冥币

  • 小兄妹与家人走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