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薛蕙与朝堂论礼

◎杨本科

看过《琅琊榜》的人可能还记得,在第十一集,年底祭礼将至,因太子须在祭礼上抚父母衣裙触地,而太子生母已经由越妃被黜降为越嫔,位置不好安排。在太子的恳求、谢玉的建议、陈元诚的赞成下,梁帝同意将越嫔复位为妃。梅长苏为誉王谋划,发起朝堂辩礼。可惜论辩情节没能在电视中呈现,具体情景如何,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场由亳州人参与的“朝堂论礼”来感受一下。

正德十六年,明武宗朱厚照去世,但是朱厚照既无儿子也无亲兄弟,按照《明史》记载,他没有留下遗诏,当时“……帝崩于豹房。以皇太后命,移殡大内,且议所当立。廷和举《皇明祖训》示之曰:‘兄终弟及,谁能渎焉!兴献王长子,宪宗之孙,孝宗之从子,大行皇帝之从弟,序当立。’”换句话说,杨廷和根据《皇明祖训》找了个藩王的儿子也就是朱厚照的堂弟朱厚熜来当皇帝,年号嘉靖,从帝位上来说他属于伯父朱祐樘一宗,从血脉来说属于朱祐杬一宗。

嘉靖皇帝不是一个大臣们引经据典就能忽悠的人,即位当天,礼仪本按照皇子嗣位旧例,由东安门入居文华殿,朱厚熜看了礼部呈上来的方案,当时就说:“遗诏让我继承的是皇位,不是让我来当皇子”,最后从大明门直入,给朝中大臣来了个下马威。他即位第六天就下诏,令廷臣议其生父兴献王朱祐杬主祀及封号,一场震动朝野的“大礼议”自此开始。

大学士杨廷和等大臣认为应当尊明孝宗为“皇考”,称献王为“皇叔考兴国大王”,母妃为“皇叔母兴国太妃”,自称“侄皇帝”名。历史上,舜和光武帝刘秀都是贤明皇帝,但他们都未追崇自己的生父,希望皇帝能够效仿二位皇帝。则圣德无累,圣孝有光。大臣们想让皇帝改换父母!

大臣当中也有支持嘉靖皇帝的,比如张璁,他认为“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陛下嗣登大宝,即议追尊圣考以正其号,奉迎圣母以致其养,诚大孝也。廷议执汉定陶、宋濮王故事,谓为人后者为之子,不得顾私亲。夫天下岂有无父母之国哉?”

国家大统和生身亲情孰轻孰重,大臣们相持不下。

薛蕙撰写了《为人后解》、《为人后辨》及辨张璁、桂萼所论七事,这两篇文章很长,有几万字。其核心观点是兴献王这一支脉是小宗,皇帝这一支脉是大宗。废小宗,祖庙牌位次序不变,废了大宗,祖庙牌位次序就乱了,这就是为什么先王更重视大宗。哪有废了大宗保全小宗的道理呢?普通人家的孩子亲生的和过继的,对自己的生身父母和养父母可以一样。《礼》里面之所以这样规定,并不是认为父母有厚薄之分,只是宗庙社稷传承大事有所不同罢了。现在朝中大臣不推及祖先宗庙,而止于父母,简直就是为了父母之情,抛弃祖宗之本。《礼》为大宗立后是重视大统绵延不绝,才为之立后嗣。所以说,继承大统的人当然要继嗣,继嗣的人才能继大统。薛蕙的文章从逻辑上推翻了皇帝只愿意继承皇位不愿意继承血脉的合法性,文徵明评价说“其言出入经传,援据精核,而词旨颇激,人为之汹惧。”

皇帝看完之后,勃然大怒,将薛蕙关押于镇抚司,不久后被赦免。当时正遇上给事中陈洸被外放做官,陈洸本张璁、桂萼一派,“大礼议”中,同薛蕙观点相左,他怀疑这事和文选郎夏良胜以及薛蕙有关,便怀恨在心。当时亳州有强盗出入,老百姓深受其害,知州颜木将这些暴匪通通缉拿归案,贼寇污蔑颜木,致使其被免职。陈洸利用这一机会污蔑薛蕙,说薛蕙跟颜木是同榜举人,怀疑他们有不法勾当。薛蕙自我辩解,但皇帝不听,给他停职。这一年,由于母亲去世,他离开京城回到家乡。后来,事情水落石出,吏部数次下文让薛蕙回京复职,他不愿与张璁、桂萼同朝共事,称病不去。

嘉靖十七年,“大礼议”以嘉靖皇帝迎献王入太庙结束,次年,薛蕙病逝于亳州家中。

精彩推荐

  • 合肥-亳州旅游特快专列将变双层
  • 五一小长假持续晴天
  • “亳药花海”励骏马术全国邀请赛月底
  • 田头讲课助力“一喷三防”
  • 付出真情是做好扶贫工作的“钥匙”
  • 环保安全大检查
  • “亳药花海”励骏

  • 付出真情是做好扶

  • 环保安全大检查

  • 王健:无偿照顾老

  • 路灯“被重伤” 

  • 董思记:两度援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