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薛蕙的文品与人品

○杨本科

薛蕙,祖籍河南偃师,因祖上本是武官,管理武平卫才定居亳州。他的祖父薛琇文法清隽,行文动人。薛蕙刚出生三个月,看见芒神他就连连喊叫,芒儿!芒儿!家里人十分震惊,连忙往他身上泼冷水阻止他。再大一点更显现出聪慧不群,被人称为神童。乡里德高望重的老人都说薛家要出大人物啊!他七岁开始就能够学习科举科目,十二岁的时候在邻家墙壁上《三教图》旁题诗:斯道有三教,圣心无二天。阴阳动静机,活泼一圈圆。试问一归何处?此理玄之又玄。时人认为薛蕙绝非凡人。更重要的是,薛蕙还是个勤学之人,王廷说他“沉酣六籍,淹贯百家,虽星历岐黄之术、大藏二宗之旨,皆能究其归趣”。

好的氛围、天赋异禀、勤学不辍,他都有了——但他还需要一个机会。

弘治、正德间,何景阳、李梦阳的文章誉满天下,摛词发藻比肩汉晋,一时朝野文人膜拜不已。正德三年,王廷相出任亳州知州,看到了薛蕙的文章,甚为惊异,称赞道:“是故何、李之流也。”在王廷相的推动下,一时间名动京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廷相是薛蕙的伯乐,薛蕙称王廷相为老师,在诗中多次提及,如“王子吾师表,名家尔最先。”“省署容吾病,风尘怀我师。”

正德九年亳州人薛蕙中举,状元是唐皋,一同中举的还有大奸臣严嵩。中举之后,当年文人标杆的何景阳便“……乘夜造之,雅相钦挹,遂成莫逆之交”。他和何景阳好到了“嬿婉三岁间,朝夕共周旋。金石岂为固,胶漆匪云坚”的程度。

在新的平台上,他不忘问学,精进不懈。为诗深雅丽,有王、孟之风,乐府歌词追逐汉魏。时人李中枢评价他说:“尚则玄风,聿袪末习,漱群籍之芳,润撷百氏之英,旉藻思鸿,才卓哉!有斐一时。”

薛蕙崇尚清远的文风,孔天胤在他的《园中赏花赋诗事宜》记载:“西原薛子论诗,独有取于谢康乐、王摩诘、孟浩然、韦应物。言‘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清也;‘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远也。”所以纪晓岚等人评价他说,“蕙诗独以清削婉约介乎其间,古体上挹晋宋,近体旁涉钱郎,核其遗篇,虽亦拟议多而变化少,然当其自得,觉笔墨之外别有微情,非生吞汉魏活剥盛唐者比,其戏成五绝句有曰‘俊逸终怜何大复,粗豪不解李空同’,其所尚略可见矣。”

他在刑部任职多年,自然免不了写一些司法公文,他审理案件刚正不阿,所引法条准确详明,罚当其罪,文学性和专业性兼具,当时的法学家都认为他非常出众。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这个是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我说不好,但就薛蕙来说,绝对是的。

《亳州志》记载他“性僵执,遇事直前无所观望。武宗南狩,先生抗疏谏止,同时谏者或标表宗直,或解嫚恐谀,而先生不讦不随,直伸其志。”这和《明史》“谏武宗南巡,受杖夺俸”是一致的。尽管圣怒叵测,但正是这种执拗的性格,让他吃了一次亏仍然没有学会圆滑,在“大礼议”中再次用他极富文采又极富逻辑的文章惹怒了皇帝,最后离开了官场。

古代科举考试同科中试者之互称“同年”,形成一个特殊的利益团体,在明代,还会将同科登第的人依年纪大小排序,编成《同年序齿录》人手一册,以后在官场上好相互照顾。薛蕙、湛若水和严嵩为“同年”,严嵩权倾朝野之时,湛若水已是垂暮之年,怵于严嵩的淫威为其《钤山堂集》作序,在文中反复歌颂严嵩,以致晚节不保。反观薛蕙,起初他也非常欣赏严嵩的文采,颇有唱和酬答的诗作,但是到了严嵩掌握了朝中大权以后,因为讨厌严嵩恃权误国,就和他绝交了。还把所有严嵩写给他的诗全部删掉,所以他的《考功集》十卷没有留下严嵩一个字。

在《四库全书》收录的《考功集》前面,有纪晓岚对他的评价:“其品植之高,逈出流辈,是以诗格孤秀,肖其为人,其所树立又不在区区文字间也。”为人超过为文,为文超过为政,为政已是精审第一流,这大概是对一个文官最高的褒奖!

精彩推荐

  • 中秋慰问情暖夕阳红
  • 我市临时救助标准提高 符合条件可网
  • 中秋假期 我市多云
  • 手工月饼还是旧时味道
  • 小村人居环境改造接地气
  • 栽下猕猴桃 收获幸福果
  • 手工月饼还是旧时

  • 栽下猕猴桃 收获

  • 赵永霞:好儿媳照

  • 外卖好订 发票难

  • 闯灯越线还逆行

  • 民宿悄然现身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