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小生灵

◎杨崇演

蟋蟀

蟋蟀的歌唱,是呼朋引伴?还是为彼此的爱情引吭?

抑或,把歌唱给星星和月亮,口中有华章。

世代相传的护犊情怀,长者靠近幼者的床旁,一边哼起催眠的歌谣,一边轻荡摇篮。

千言万语确证:只要一息尚存,它就不止歌唱!

听其鸣,可以忘倦;闻其声,幸福安详。

假如像一只蟋蟀一样歌唱,生活还有什么不可以阳光?

假如像一只蟋蟀一样工作,还有什么不可以克服的困难?

假如像一只蟋蟀一样执著,还有什么不可实现的夙愿?

蚂蚱

虽是长腿健将,但秋后就没几天蹦头儿啦。

风水轮流转,命中注定的事谁又能穷途末路还挣扎?

想蚂蚱、念蚂蚱,孩童在田地上把野撒。

一根根带穗子的狗尾草串着的是,逮住的蚂蚱。

蚂蚱、孩童、阳光和庄稼,是一幅大大的油画。

当蚂蚱被唤作蝗虫,蝗灾仿佛就在眼前,实在可怕。

丰腴的身躯,被当成食材来油炸,美味名曰“飞黄腾达”。

蚂蚱啊蚂蚱,原谅我一不小心把你踩到了脚下。

这样也好,不必看欺骗与谎言——世间的纷纷扰扰,尔虞我诈。

蚯蚓

蚯蚓吃的土,拉的是泥,光着身子节省衣。

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

把家安在离春天最近的路段,一俟雷公公醒了觉,便寻找春天的足迹。

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春天的种子破土而出,总是夜以继日。

低调做人,不学“知了”高调喧哗,凌人盛气。

低头拉车,不像“蝴蝶”到处炫耀,推销自己。

以蚯蚓为师,做个有识之士。

天道不公,蚯蚓肚容天下难容之事——

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食之有鸭鸡。

烈日来得更猛狠些吧,闷热而出土喘气。

车轮来得更猛速些吧,成为冤魂又何以?

蚂蚁

一不留神,你就能建造出有棱有型的城堡。

“按劳分配”、“按需分配”,先老弱病残,后村长社长族长,集体酝酿出绝佳妙招。

尘世茫茫何其辽阔,你一直在不停地奔跑。

咖啡你不要,美眉你也不要,因为你头上两根细长的天线,牵系着的信仰高高。

不出入高级餐厅宾馆和夜总会,当暴风雨袭来时,你们为救落水的兄弟竞相折腰。

天黑了,我发出邀约,请你阁下到小生的寒舍打尖歇脚。

你说你要回到巢穴,那才是自己的所好。

哦,我知道——你很忙碌也很有追求,许多事情等你去开道。

哦,我知道——你有爱情,也有亲人,等你有老少。

哦,我知道——你优雅的触须,可以感知一切妖娆。

你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一阵风足可将你流放,一口唾沫令你在劫难逃。

可,谁能理解你的伟大?谁又能理解你的渺小?

壁虎

壁虎非虎——那么柔软,那么沉默,也没有吼声,为何被称之虎?

分明不是虎,纵有飞檐走壁的本领,可仍有人戏称壁虎枉担虚名、笑傲江湖。

一蚊飞来,双眼如炬,轻而稳,极速吞伏。

一夜一见,墙壁上的守孤,算是与我陪读。

深居简出,学古人禅意慎独。

得舍处,抉择断尾,心无旁骛,忍着痛楚。

就算,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也要趟开血路,找到净土。

断尾重生,那是灵魂超度!

作壁上观,况出人生百味,像阅读一卷经书。

看似洁白的墙壁——有时却落满了淤泥似的尘埃,纳垢藏污。

看似平坦的墙壁——有时则是悬崖,惊险步步。

豆娘

红的,蓝的,青的,豆娘娇小着,妩媚着,名字很瘦削。

一只,两只,三只,首尾相合,弓着细小的腰肢,正当妙龄的绝。

瓜棚豆架,都有影子在摇曳穿掠。

在精英们的视野中,轻薄的羽翼,款款而飞,轻而飘逸,不是宏大主题的角。

看似弱不禁风,却能把忧伤变成快乐,经常演绎着生命中的喜悦。

细小的张狂,屏住呼吸,迈步从头越。

蜻蜓倘是戏里的花旦,豆娘便是戏里的青衣,唱词千千阕。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宛如幽静的明月。

豆娘的美是有风骨的,不张扬、不轻薄,这是前世今生的相约。

精彩推荐

  • 真诚服务宣平安 安全出行你我他
  • 路地友谊赛,精彩“篮”不住
  • 亳州市区3条公交线路因修路调整
  • 周末雷阵雨天气来袭
  • 城市“牛皮癣”防治用上高科技
  • 点验考核兵味十足
  • 城市“牛皮癣”防

  • 静等花儿开

  • 葛跃:最美老师,

  • 摆摊“霸道” 市

  • 《热卖“水晶泥”

  • 老人电动车开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