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风景

◎韦如辉

在那个春天到来之际,张三喜欢上了随手拍。

小草从解冻的泥土里,冒出尖尖的脑袋。率先感知春天信息的桃花们,在打着牙骨的夜色里,绽开了笑脸。哎呀呀,还有点冷哩。可是,即便三月里再下一场桃花雪,又当如何呢?春天悄悄走来了。

张三的想法,跟桃花并无二致。在敞开胸襟的风中,他早早感知了春天的气息。他太兴奋了,因为他是个喜欢早起的人,因为他发现了那些打着哆嗦的桃花与小草,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机把他的发现拍下来。

在这个时代,手机是个神奇的东西。那些图片经过美图秀秀的处理,更加美轮美奂。张三把自己拍到的美图,存放在手机里,同时也存放在自己心里。在自己心里存放着春天的日子,张三脸庞上的表情明媚了起来。

最早发现这个变化的,是王五。王五是个夜工作者,每每白天,脸上与手上的血色很少,只有到了夜晚,他的全身都充满了极其活跃的鲜血。可是,千万不要误会,王五仅仅喜欢打牌而已,跟张三早起并无二致。

王五把一张苍白的脸凑到张三面前,张三,你有喜事了?张三冲王五笑了笑,突然觉得王五的问话,可能又是个陷阱。上次,小双说张三有喜事了,大家一起哄,他请了一场客。

张三连连摇头,没喜事没喜事。而张三的喜事,就在他回答王五的语气里,藏也藏不住。

小双同样转过来一支长而白的脖子说,没喜事,你笑什么?

大家的眼光都投过来,起哄加请客的节奏啊,张三在心里打个寒噤。

张三只有如实地交代,自己拍到了春天。张三把手机飞快地翻过来,一张张美图美轮美奂。

大家唏嘘不已。哎呀,张三,这真是你拍的吗?在哪里拍的?桃花真美,是春花吧?大家尽管没有成功俘虏张三,也没想轻易放过他,他们又把话题岔到他老婆身上。

小双把手机夺过去,把一张张美图擅自发到自己手机上。大家不愿意,都说小双不仗义。

为了体现公平与团结,张三干脆把美图发到工作群里。大家都在群里,喜欢就自取吧,张三想。

群里立即“群情激愤”,都给张三点赞。

张三拍摄图片的热情更加高涨了。毕竟,大家也喜欢嘛。

张三由此起得更早,睡得更晚。为了拍到一张上乘的图片,张三可以在一朵花前,或者在一根早边,或者一条河的波纹里,默默等待半天。当然了,在晨雾里,或者在夜幕下,也是常有的事。

没怎么多想,张三喜欢春天,大家喜欢美图,仅此而已,足以让张三自愿付出,而且无偿付出。

张三源源不断地把所得美图发到群里,群里因为美图,给本来枯燥无味的工作,平添了几分看不见摸不着的干劲。

这中间发生一件小小的插曲。

那一天,张三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之前的一个领导。那个领导刚刚离岗,仍在群里,大家叮叮当当的事情,躲不过他的眼睛。

前领导揪住张三的手摇个不停,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最后,他提醒张三,少在群里发美图。

张三愕然。

前领导又摇了摇张三的手,反问一句,难道你没发现什么?

张三摇了摇头,他真没发现过什么。

前领导点化了张三。你发的图片是上班时间发的吗?领导们点过赞吗?最近大家的点赞是不是少了?

张三拍了拍脑袋,还甭说,真让前领导说准了。他的美图有一大部分是在上班时发的,领导没有一个点过赞,科长曾经点过一个大拇指,转瞬间又撤了回去。

之后,张三的发图时间,改在工余。而且,图片发得也少了,只几张精品,无关紧要,可发可不发的,张三不发了。换句话说,张三的鉴赏水平,也在与时俱进地提高。

昨天夜里,张三在森林公园拍到了一张美图。皎洁的月光下,一排排红枫如暗火一样燃烧,一个动作迅捷的野物“嗖”的一下,消失在镜头的深处。

这张图片太美了。张三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手指一点发到了群里。

群里出奇地安静,除了手机发出的工作声音,连一个杂音也没有。

第二天,张三兴高采烈地上班,脸庞上依然保留着昨天残存的笑意。可是,大家都把脑袋深深埋在手机里。

那个群被解散了,单位又新建了一个工作群,群主是李四。

王五一次醉酒,舌头大而硬地告诉张三,都是你那张图惹的祸。红枫林的深处,一对男女,亲昵地拥抱在一起,从放大的模糊影像里看,男的是李四,女的是小双。

张三后背起了一层冷汗,从此不再拍图。

精彩推荐

  • 杀人逃亡27年 利辛男子终落网
  • 仨女孩厌学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 百筝齐鸣 弘扬国乐
  • 周末我市转为多云
  • 伤寒学博士道乡谈仲景
  • 建立学习新阵地 学思践悟新思想
  • 百筝齐鸣 弘扬国

  • 伤寒学博士道乡谈

  • 张学杰:带着感情

  • 大学生零距离接触

  • 妻子婚后出走,女

  • 路边垃圾连成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