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难忘童年中秋夜

难忘童年中秋夜

◎黄廷付

又到中秋,身在他乡的我,心儿早已飞回故乡。父亲那黝黑的脸庞,还有母亲额头的皱纹,在我心里愈发清晰起来。

父亲在晒场里不停地忙碌着,一会儿扬起铁叉,一会儿丢了扫帚又去拿木锨……

当那轮圆月爬上树梢时,母亲端起簸箕里下午磕出来的芝麻,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父亲把扬出来的黄豆聚拢一堆,我赶紧帮忙把四周遮挡黄豆的布口袋拿起来,盖在上面。父亲脱下草帽,拍拍身上的豆糠,唤一声我的乳名:“光儿,咱回家过中秋节喽。”

我一蹦一跳地跟在父亲身后,踏着月光往家走。月光下一高一矮两个影子,一会儿跑到我们的前面,一会儿跑到后面。我抬起头望着那轮明月,它居然一直在跟着我们往前走,我快跑几步,发现它也在跑;我停下来,它也停下。父亲看穿了我的心思,哈哈大笑:“光儿,你跑不过月亮的,你还没到家,它就已经在咱家等着我们了呢。月亮是黑夜里的天使,它就像我们一样,会一直呵护着你,在黑夜里照亮你前面的路。”

“嗯。”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们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把炕好的焦馍摆在桌子上了。我像只馋猫一样,拿起一张很大的焦馍,贪婪地放在鼻子下,使劲地嗅:“娘,今年的芝麻真香啊——”

“傻孩子,娘记得你去年也是这样说的。”母亲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笑着说。

“娘,啥时候咱能天天吃焦馍就好了。”

“嗯,等以后不忙了,娘天天做焦馍给你们吃。”

我摇摇头,心里想:娘啥时候才能不忙呢?一年四季,忙完地里忙家里,农活结束后,又要给我们做衣裳和鞋子了,还要喂猪喂牛……

父亲从院子里的石榴树上摘下几个开花石榴,放在桌子上。母亲则把晌午从集上买的月饼拿给我:“光儿,快来吃月饼,带青红丝的,还有冰糖呢。”我接过一块月饼,咬了一大口:“娘,这月饼真好吃,和前几天铁蛋家买的好像一样。”

“光儿,好吃再给你一块。”

我边吃边问:“娘,咱家为啥每年非要等到中秋节才买月饼啊?”

母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父亲,没有说话。

一阵凉风吹来,将我从回忆中唤醒。来到窗前,我轻轻地叹了口气,仿佛又看到母亲从厨房里端出很多焦馍,桌子上也摆满了水果和各式各样包装精美的月饼。只是,父亲早已不在了,只剩下母亲一个人守着家园。

精彩推荐

  • 安徽亳州:金秋菊展炫花艺
  • 鲜果枝头挂土鸡树下跑 亳州市着力培
  • 苏赵梨熟了 贫困户笑了
  • 民警“变身”移动输液杆 救助失血休
  • 男子开车门盗窃五小时后被抓
  • 老人“逃”出养老院只因太想孩子
  • 安徽亳州:金秋菊

  • 苏赵梨熟了 贫困

  • 民警“变身”移动

  • 5旬老党员病床前

  • 班车站外揽客 司

  • 男子入室盗窃被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