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忆亳州

忆亳州

◎张建明

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2015年1月,一纸命令,我从山清水秀的皖南黄山,来到了历史文化名城亳州工作。人们常说,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不经意间,我在亳州工作生活了三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又不短的这三年多,总是勾起我对这座城市的回忆。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史”。没来亳州之前,我对亳州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因为,我高中学的是文科,自然对城市地名、历史人物背记的多一点。当然,我可能也和不少人一样,是通过历史人物——曹操才认识“亳”这个字,知道亳州这个地方的。到了亳州之后,我才真正感受到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底蕴。这里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有着3700多年的建城史。这里还是“三朝古都”,公元前约1776年,商汤灭夏建立商朝,定都于此,并取“高”字上半部,“宅”字下半部,组成“亳”字;221年,魏文帝曹丕把谯郡定为陪都,与许昌、长安、洛阳、邺城并称“五都”;元代刘福通起义,拥韩林儿称帝,建立“大宋”政权,以亳为都。“三朝古都”,可以说是“亳州史”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因如此,1986年亳州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第二批历史文化名城,时为全国62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巧合的是,我的家乡――淮安也是第二批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城”。的确,相对于中国“四大古城”来说,“亳州城”的名气不大,尤其是省内的歙县古城、寿县古城,也早已是名声在外了。还记得是有一次去北关老街,我是路上偶遇“亳州城”这三个字,才找到了亳州古城。走入城门,顺着城墙走了一大截,眼前的亳州古城就是在原来基础上修建起来的城楼和城墙,但这些丝毫没有阻隔“亳州城”的恢宏和我对“亳州城”的印记:亳州城始建于春秋时期,北临涡河,为楚平王筑谯城;元朝,汝南王始为城基;明洪武初,筑土城,后有砖石包砌,初为城池。同时,在亳州三年多的时间,我也见证了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南部新城初长成,已亭亭玉立,座座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伴着晚霞,有时漫步于南湖公园之畔,有时行走在林拥城之间,我总是无法对比出亳州古城和南部新城哪个更美。今天,我只能用记忆来存储这一永恒的美。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情”。从安徽的最南端,到安徽最北边,我一路领略了江淮大地的自然禀赋和风土人情。与南方人的精致、细腻相比,亳州人既有北方人的大气,又夹杂着中原人的豪爽,给我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待人接物热情、大方、真诚,相处简简单单,交往爽爽朗朗,沟通真真切切,用当地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亳州人不薄”来形容,我感觉是最恰当不过了。正因为亳州人有这样的性格特点,让我感受了驻地浓浓的国防情、拥军情、鱼水情。这样的情,不只是“八一”,也不只在八月,而是体现在关心支持部队建设的每一个春夏秋冬。这样的情,不只是党委政府,也不只是共建单位,而是深藏于勤劳、淳朴的亳州人民的心间,也永驻我心。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景”。从自然风光来看,亳州的“景”也仅限于涡河观光带、白鹭洲水利风景区、西淝河湿地公园等几处,与皖南山区“驻足即见景,移步不同景”相比,还是大不相同。源于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到了亳州后我所欣赏到的“景”,更多的还是历史遗迹和人文景观。这里有“老庄思想”,从知名度和影响力来看,老庄思想应该是安徽的第一品牌,也可以说是中国第一品牌,只有到过天静宫、道德中宫和庄子祠的人,才能直正体会出这“第一品牌”的价值。这里有“曹魏文化”,在淮河、涡河文化熏陶和滋养下,曹氏父子身体力行,将汉赋推向了一个高度,成为建安时期的文化主调,这些文化印记散落在魏武祠、曹操地下运兵道之中。这里有“建安文学”,“三曹”“建安七子”风流蕴藉、含珠吐玑,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将“建安风骨”隐于曹操公园、谯望楼和《洛神赋》。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事”。在亳州工作了三年多的时间,要说事的话,头绪就多了,尤其是部队上的事,如果“流水账”似的说,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但有这么一件事,对于我个人来讲却有着特殊的情愫。这一件事就是,我在亳州首次参加了马拉松赛——中国(亳州)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完成了一次个人体能、耐力和意志的挑战。虽说是半程,可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不是易事。赛前的练习,之前的紧张、鸣枪的兴奋、途中的坚持、终点的感叹,让我品尝了另一种人生“五味”,体悟到了“生命在于运动,快乐始于足下”的生活真谛。时间走过,记忆留下。为记述这一历史时刻、纪录“1:46:15”这一完赛成绩,我特意写了《奔跑吧,让脚印去说话》一文,以此作为纪念,自我鼓励。

忆亳州,忆的是“亳州花”。没到亳州之前,我还真的不知道有芍花。芍花,被人们誉为“花仙”和“花相”,而且被列为中国“六大名花”之一,又被称为“五月花神”,为亳州市的“市花”,市里有芍花广场、芍花堂药业、芍花路等等。芍花,不仅有着极高的观赏价值,而且它的花和根都具有重要的药用价值。亳州的白芍种植面积占到全国的80%以上,也匹配了“药都”的称谓。每年的四至五月份,亳州都要举办芍花养生文化旅游节,成了城市的重要节庆之一。万亩芍花竞相盛开,我伫立在花海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则是沁人心脾的满满芬芳。亳州这块大地,老百姓对芍花有着独特的感情,不仅仅是它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它为生活增添了鲜艳的色彩,也让我这个异乡人久久难忘。

精彩推荐

  • 包点扶贫干部设立捐献点 省城小区与
  • 百年老柿树 亟待来保护
  • 我市新增6个国家3A级旅游景区
  • 明年,全市将新建、扩建62所公办学校
  • 亳州晚报官方微信于10月30日刊发《亳
  • 亳州晚报官方微信于10月31日刊发《亳
  • 包点扶贫干部设立

  • 百年老柿树 亟待

  • 王磊:带着雷锋车

  • 小区景观池 是“

  • 利辛五名打工青年

  • 轿车撞上火车 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