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头条

我醒我素

世人言,我行我素,行需能力,需伎俩,若不行,无力可行,能醒——清醒,也可以素。

我醒我素,冷了知道加衣服,困了知道钻被窝,饿了知道端饭碗,累了知道听音乐,一样好。

我曾经很讨厌我,没钱,没本事,没脸蛋,没锃亮的大皮靴。

可我也没有冻着,也没有饿着,也没有贪上啥灾祸。

有时就想,这样挺好的。

昨天上班,在公交车上听人嘁嘁喳喳,说村里的人一天就走了四个。

有年轻的,有年老的,他们都刚领了拆迁赔偿款,一人八九十上百万,多有钱啊,没有这个福分啊。

听人议论着,不禁就想到前两天一个朋友说的,他的朋友身价过亿,却患了恶性肿瘤。

听的人,都摇头叹息。

一团雾蒙住了村庄,可它蒙不住村庄的烟火。

袅袅炊烟,穿过树林和小河,添柴烧火的人是我。

冬天里,火苗像蛇一样,摇摆着脑袋,嘶哩嘶哩地响。

我搓搓手,搓搓脸,感受火与我的存在。

雾总要散去。

雾散了,我看见青青的麦苗,匍匐在地上生长。

几只野狗,在地里狂奔,是撒欢儿,还是发情,说不清。

远方的树上,好像挂着一支风筝,干枯的树枝别住了它的翅膀,再也飞不动。

我多好啊,可以南里北里地跑,哭的时候可以笑,笑的时候可以哭。

亦哭亦笑。

八大山人的名字不就是这么写的吗?

他的那些鸟,那些鱼,都像是没有了使命的僧侣,半睁半闭,半醒半睡。

其实,半睁半闭,半醒半睡,都是醒。

这样挺好的,我也常常这样。

我发现,很多人也常常这样。

我醒我素,做一个像鱼一样,像鸟一样没有使命的人,是要远比西汉戴圣在《礼记·中庸》中所说的,“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要轻松得多,好玩得多。

精彩推荐

  • 降雪中止 转为晴天
  • 降雪“拦住”客运汽车
  • 实施人工增雪 改善农作物生长
  • 2000余名环卫工凌晨上路除雪
  • 谯城城管“零点行动” 整治流动摊点
  • 我市“教育扶贫联络员”入围全国优秀
  • 2000余名环卫工凌

  • 扶贫路上好搭档

  • “定制公交”温暖

  • 年迈老人难出庭 

  • 温暖送进敬老院

  • 亳州全景荷花照获